相关文章

福建霞浦货梯坠落事故原因 疑是脱岗螺帽酿造惨案

    为进一步了解福建霞浦10·30施工事故后续情况(本报11月4日第4版对此事故曾作报道《升降机坠落的背后》),虽然目前事故调查结果尚未正式公布,但记者日前通过各方面追踪、调查了解到,可能是货梯井架两颗脱岗螺帽导致了惨案发生。

    坠落试验测试未有效落实

    在霞浦县城,记者11月15日再次走访了事故现场。记者观察到,事故楼盘附近的海滨城市花园楼盘处于停工状态,而另一楼盘霞辉名城则处于偷偷摸摸复工状态。当时记者一到工地,保安立即上前警惕地询问何事,当探明记者来意后,急忙呼叫现场领导,并大声告诉记者工地已停工,目前只是在处理前期垃圾和物资。而记者却在现场工地观察到升降机上仍有水泥斗车上下搬运。

    11月18日,记者电话采访了霞浦县建设局、安全生产监督局等单位。记者与有关人员交谈后,发现10·30霞浦县货梯坠落事故原因已浮出水面,主要是发生事故的人货电梯经检查有两颗螺丝脱岗酿成惨祸。霞浦县建设局负责人告诉记者,按照规定,建筑工地人货电梯安装后,3个月内必须进行一次坠落试验测试,试验由建筑监理单位、机械维修公司、安装单位、建筑单位共同进行。事故电梯曾在7月25日进行过坠落试验,按照规定应该在10月25日之前再次进行坠落试验测试,而事实上至10月30日发生事故当日,出事电梯并没有进行过相关坠落测试。该负责人表示,10月27日,霞浦县建设局曾组织人员深入工地检查,但缺乏技术力量对人货电梯等设备进行技术检验与监督。

    对于传言所说的此次事故楼盘原本设计层数为23层,后来变更为32层的情况,当地建设部门则辩解说,该事故楼盘楼高不变,容积率也不变(仍为4.8),其他设计由建筑设计单位报当地建设局审批,该部门只控制100米以内的建筑楼盘。而霞浦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张斌则建议记者对于该楼盘是否变更、变更情况以及审批的手续是否齐全应该到福建省建设厅查询。对于备受关注的死者赔偿问题,张斌告诉记者,目前已与死难者家属达成一致,每名死难者赔偿41.5万元,至于事故原因责任等问题,目前要等省政府事故调查组报省政府审批后正式对外公布。

    相关部门职能与检测脱节

    调查过程中,记者注意到一个问题,2002年起国家将建筑工程特种设备安全监管职能划归建设部门,然而这一职能在实际过程中并未有效落实到位。基层建设局编制少,没有专门的技术监察人员岗位,与省级技术检测单位也产生脱节,因而在实际监管过程中无法发挥对建筑特种设备的技术监督职能。而这一情况不仅在福建省内甚至在全国不少地方普遍存在。

    有关专家表示,对建筑特种设备安全监管职能具有强大技术力量的特种设备监管单位,或者由建设部门委托权威技术检测单位进行检测,才能避免类似惨剧发生。

    10·30重大安全事故的发生,一定程度上印证了建筑工程特种设备安全监管工作不够到位。霞浦货梯坠落事故业已发生,造成的损失和人员伤亡惨剧也已无法挽回,但对于事故引发的思考,也许不该就此结束。

    问责应有期限

    10·30事故仅仅过去半个月,一些新闻媒体对此事进行跟踪采访时,却再次隐约感受到相关部门质疑目光和不愿配合的情绪。有些部门认为事情已经过去,媒体不必要再三追问背后的“小细节”。而一些媒体记者认为,对于重大安全事故,是否需要规定一个问责期限,尽快给公众一个交代?事故认定部门能否更迅速更公开,更透明更亲和,而不要对媒体过于谨慎或带敌意?其次,事故所在地的有关部门认为,其他媒体应该根据“主流媒体”来做报道,而不可另寻线索追根问源,这明显是对新闻采访自由权的一种偏见。

    而另一个备受关注的事情是,事故发生后,霞浦县全县房产建设全面停工,但至今相关部门仍未给出复工通知。一些地产开发商或建筑商对此也颇有微辞,有的楼盘已悄然开工。在相关人士看来,重大安全事故监管机制、信息披露机制以及后续处理机制要尽快建立起来,能够给利益攸关方有个“说法”,不然行政职能部门一声令下停工而复工无限期,造成损失的地产商和建筑商将苦不堪言且投诉无门。

    11月18日,记者再次电话联系了福建省安监局相关负责人,他同样匆匆回答记者,说事故责任认定还需要一段时间,随即电话就被挂断。不难看出,福建霞浦10·30施工事故离尘埃落定多少还有些距离。